1579455563 109 views

  鲁网1月19日讯(记者 韩黟瞳)1月16日至17日,由山东省荣成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威海荣成市福建海运“金海翔”号货轮“5.25”重大中毒窒息事故案在荣成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荣成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海波担任第一公诉人,荣成市人民法院院长赵欣担任审判长。

  该案被认定为一起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因违规作业开启船用二氧化碳灭火系统,致使大量二氧化碳瞬间释放进货船机舱内,造成现场维修人员和船员10人中毒窒息死亡、19人受伤。

  检察机关起诉指控包括船长在内的6名被告人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6人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均应当以重大责任事故罪追究各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随着庭审的进行,这起重大责任事故发生过程逐一还原。

  误抓压柄开启84个二氧化碳钢瓶阀

  随着起诉书宣读完毕进入法庭调查,时间回溯到了8个月前。

  在与有关公司签订《船舶修理合同》和《船舶救生消防设备检验合作协议》后,福建海运集团“金海翔”号轮船从2019年5月17日开始,停靠山东西霞口修船厂进行维修,计划修理22天。

  本是一次常规修理,可谁也没有料到,一场重大事故却突如其来。

  当月25日16时,荣成市公安局接到“金海翔”号轮船船长郑某云的报警电话,称15时许轮船发生二氧化碳泄漏,机舱内多人中毒死亡。荣成市公安局经审查后于当天就立案侦查。

  二氧化碳是如何泄漏的?为何会造成如此严重的伤亡事故?

  起诉书指控,为了给验船师提供数据,事发当天11时1分至11时30分左右,福建海运集团船技部机务主管兼“金海翔”号轮船驻厂代表潘某雄通过微信和电话联系船长郑某云,让其提供二氧化碳铭牌及钢瓶数量等信息,郑某云随即又通过微信安排轮船三副李某振,去查看二氧化碳间钢瓶铭牌等情况。

  李某振是“金海翔”轮三副,主管船上救生、消防设备等工作。接到上级指令后,当天14时42分,李某振独自一人到二氧化碳间查看钢瓶顶部铭牌,由于钢瓶过高,李某振脚踏钢瓶支架,手扳钢瓶顶部,攀附在钢瓶上进行查看。在此过程中,李某振不慎触碰到瓶头阀的开启压柄,意外开启瓶头阀,导致钢瓶中的二氧化碳气体进入集流管并发出气体释放声响,李某振见状后欲将瓶头阀关闭,但因不了解瓶头阀结构,未能将其关闭。

  这时,李某振想起了向人求助。14时43分至15时06分,李某振两次与两天前进入“金海翔”轮对固定二氧化碳灭火系统进行检测的江苏省南通海鸥救生防护有限公司安检员陈某锋微信通话联系,咨询处置措施。

  “他(陈某锋)在语音中告诉我铭牌在钢瓶的上面,我也找到了,就是刻上去的一些数字,但是我看不清楚,所以我踩着固定瓶子的角铁架,左手扶了一下瓶子旁边的东西,右手抓住瓶子上部瓶头阀,想爬上去记录这些数字,这个时候把瓶头阀误开了。”李某振事后供述说。

  陈某锋当时正在高速上,便通过手机告知李某振要用扳手将增压阀两个驱动管拆掉,将进入集流管的二氧化碳排出。李某振在按照陈某锋的指导进行操作过程中,因慌乱误抓了增压阀上的压柄,意外将增压阀打开,导致集流管内的二氧化碳进入驱动管路,瞬间将84个二氧化碳钢瓶的瓶头阀及通往机舱的总阀开启,导致大量二氧化碳排放至机舱。

  办案人员介绍,如果是正常启动二氧化碳灭火系统,有30秒声光报警。但由于李某振非正常启动二氧化碳灭火系统,没有事先预警和对人员提前进行疏散,致使机舱内38名作业人员中毒窒息,8人当场死亡,2人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19人受伤(含6名施救人员)。

  

还原案发细节!“金海翔”轮“5•25”重大中毒窒息事故案开庭

 

  多次让人“找船长”未获理会

  当庭出示的证据显示,从走进二氧化碳间到事发,不到30分钟,李某振多次走出二氧化碳间,向在甲板上工作的水手长江某宁和水手张某群寻求帮助,让二人寻找船长,但他们二人都未理会。

  证人张某波证实,事发当天,曾听到有人喊过“快叫船长、叫船长”的话,当时他走到二氧化碳间时看到出来一个男的,朝着西面喊“找船长”,但不知道该男子朝谁喊船长。

  李某振供述称,在二氧化碳气瓶漏气后,自己多次让张某群去叫船长,并告诉张气瓶漏气的事实。“我还冲他发火了,嫌他不动不叫船长。”